Mildred

毛茸茸的妖精

路人比白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能力,只是他们自己未必能注意到。
至少她是一直这样想的,因为她觉得自己就有点特别。不是迷信或者听多了什么人的灌输,有时候你就是明确的知道、了解当时的某些事件,突然就清楚对方在想什么,甚至能一字不差的把并不熟悉的对方的下一句话讲出口,你能知道某个不可能的答案并且证明那是对的,就像晴天带雨伞然后真的下雨了一样,因为她确定自己有这样的经历,这是一种偶尔会出现的预言或者先见。
她常常发呆,因为有时候她说不出口,大多数时候这种主观体验的东西别人不会相信,并且会扯出许多似是而非的参考答案,但这在她注意到这些情况的时候,早就自己查询过了,她讨厌别人用「你不懂」的态度自以为是的教她这是怎么回事,她许多次与别人的沟通发生理解误差,也许这是她的问题,但是她真的再也懒得与这些人说什么了,他们都太忙碌,而她——她不应该用自己的问题去打扰别人的世界。
这是所有人用他们的态度给予她的问题的回答。
也许她的探索什么也算不上,也许她最后还是只能回到那些书里所能给出的解释,但是,尽管她喜欢的不是知识而是知识带来的东西,她也讨厌这种不求甚解。

碰到没见过的汉字,第一反应不是去查字典、去求证,反而是主观地说这个字不存在,并且立刻从自己的记忆里找到相似的字来宣称这是写错了。

这几乎是一种侮辱。

为什么秘密只能是秘密?
因为现实世界微妙得太多了,令人好奇,难以自制的为它发狂。

我真是不称职的姐姐呢

尴尬的失眠

果果大魔王笔下的猫耳公主(漫画?)